人生,像走在一條小巷中,每一弄都可能是另一個出口,也可能是一條死胡同。

 

那天颱風過境,我與男友去看了口碑場,在座三三兩兩的人只看一部八點夜場的電影。

老實說我心裡堵得悶,暢銷網路小說作家吳子雲首次執導的電影上映,卻只有這樣的光景,或多或少是受到雨天抑或是演員歐陽妮妮之前槍手事件影響,不勝唏噓。但不減我當年愛看愛買商周的網路小說,所以出版社旗下作者藤井樹第一部自導自編的電影,我很有興趣去電影院衝個票房。

 

我們都有類似的青春,卻有不一樣的人生

男主角關閔綠高中時追女主角李心蕊特別勤,以及心蕊好友蔡心怡與小綠的好友蕭柏智。

在看電影前,我是完全不曾看過原著小說也沒讀過演員和劇情的,所以一開始男女主角的口音很讓我出戲,漸漸融入劇情之後,口音的問題反而可以被輕易忽略了。四人的演技我認為是自然不矯作的,套用電影裡的那句「我們都有類似的青春」,與同齡的人相處起來就像重溫一次自己的青春,根本不需要用演,所幸能發揮得可圈可點。

只是有些娛樂片段在台灣青春電影裡頭,似乎已經是無可避免了,就像《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在上課時打手槍,或是《六弄咖啡館》用立可白塗畫銅像,這些片段我想根本不曾出現在大多數的人的青春哩,反而顯得劇情是為了譁眾取寵不夠貼近真實情況,實在有點可惜,但不掩後半段入戲。

 

愛不會因為遠距離而脆弱,人才會。

小綠和心蕊的感情並沒有如同每個青春電影的結局一樣,有美好圓滿的結尾,兩人分手的原因礙於遠距離與成長。

第一,女主角上了大學後打扮更漂亮了,謀求一份打工,去補習班學英文,懂得規劃自己的未來,相較於男主角小綠只是跟從她的作法,沒有太多自己的主意,打工存錢只為了買張車票到台北找女友,看已看出有很多地方上,兩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已有了想法的改變,漸漸互相牴觸。

第二,無論他們身邊發生任何開心與悲傷的事情,都無法在第一時間向對方分享,雙方生活環境與交際愈差愈大,兩人漸漸少了話題,淡了感情。無論男主角要說多少次的「我與你同在」,終究只能如同女主角所說的:「你不在」。

 

電影裡,小綠出身於單親家庭,她的母親從事護士一職,工作非常辛苦。日子勤儉刻苦,每天仍為孩子準備豐盛的三菜一湯,雖然小綠在學校打架,但他媽媽問了他原因,選擇原諒,遞給了小綠一碗親手下的豬腳麵,這一幕令我感到非常的窩心,也欣羨小綠能有個開明又溫柔守護的母親。

只是當孩子上了大學,小綠和心蕊的感情漸漸因遠距離生變,他無暇回到高雄自家探望母親,一直到後來接到一通電話,小綠的世界頃刻顛覆。

我一直覺得這樣的場景並不只是存在於小說裡,現實也是,外地求學的幾年,也曾經從電話裡得來親友的死訊。很多時間忙於升上大學五光十色的生活裡,社團課業談感情都是必須要去體會的事情,往往最忽略的就是家人,我也一直害怕這樣的情形,假以時日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雖然走上絕路並不是解決情感最好的辦法,但小綠喪親與被劈腿的悲働與懊悔,終究是讓他走上無可挽回的邊緣,很可惜沒有人能挽留的了他,也沒有任何人能,只有自己。

 

 

人都會長大,而你好像忘了長大。

蕭柏智與小綠的友誼也令人深刻,從高中延續到大學,在颱風夜裡從高雄騎到台北,甚至是長大以後為了滿足小綠的心願,開了一間不賣太甜的卡布奇諾的咖啡店。

電影一開頭出現在「六弄咖啡館」裡的老闆,正是長大後的蕭柏智,也成功追到了蔡心怡。

我一直忍著過程都不哭的,但最後一幕長大後的蕭柏承對著海邊哀悼他死去的好友這光景,終於還是讓我落淚,為這再也無法一同成長的好友感到悲働。

結局令人反覆咀嚼,雋永,珍惜自己的青春與人生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在荒嶼之上,等你

荒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