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一個人,愛我如生命

年少的我,曾以為愛情可以超越一切,那時我不明白,這世上另有一種力量,叫做命運,只可承受,不可改變。

作者:舒儀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2013/6/17

ISBN:9789571357737


 

吉普賽女人曾預言:「你的身體在一處,心卻在另一處,在神的驅逐下,永不停息的流浪。」

 

從書名及書中句子不難得知,這將會是悲劇收尾的故事,但憑著我對悲劇難以自拔的熱愛更是非讀不可,一讀之下,悲痛到差點此生就要放棄愛讀悲劇的嗜好了,就怕此生會再遇到比這本書更悲痛不已的故事。

故事場景設在烏克蘭奧德薩市,在異國大學音樂系留學生趙玫,與從事走私貿易的中國商人孫嘉遇相遇,歷經了一次次的生死難關,最後兩人依然朝不同方向各自遠揚。

 

孫嘉遇寫道:「我的女孩,願你一生平安喜樂。」

趙玫:「我認了命,反正怎麼過,都是一生。」

 

趙玫二十幾歲初,第一場戀愛並非像我們在校園裡愛上平凡的男生,拉拉手親親嘴那樣,她愛上的是遊走在違法邊緣的男人,對他的安危提心吊膽之外,也擔心他在外招惹花花綠綠的女人。在這樣的處心積慮之下,無疑更加深了趙玫對孫嘉遇的執念,更別提到他們的愛情後來甚至出入生死的難關,淺移默化建立了雙方很強烈的羈絆,並不如一開始那樣玩世不恭、各取所需的心態。這樣轟轟烈烈的愛情,能夠不顧一切,我是相信趙玫能為孫嘉遇義無反顧做的更多,但未必孫嘉遇自己認為他值得趙玫這樣為他全心全意。

最後一句話留給讀者無限的想像空間,也許是在預告著趙玫也許這一生接下來,再無能如孫嘉遇所願一生平安喜樂,喜悲皆與她無關,無論過了多久,心中都會有一個念念不忘的輪廓。或許,所有女孩子就像孫嘉遇他的名字一樣,這一生最美好的際遇,僅此一遍而已

關於結局,據說作者本人另寫了一篇翻轉結局→《曾愛》的顛覆版結局@新浪博客,最後的畫面定格在兩人多年後又一場有意無意的相遇,但歷經了種種劫難與傷心痛苦後,我認為未必兩人最後能如初走在一塊兒了。即使兩人真心相愛,未必有勇氣曾向對方互訴愛意,或許就像是中國人會迷信的八字不合一說,兩人這一生帶著受了傷的記憶,已經沒有必要湊合一起互揭傷疤了。

書中各篇章皆引用了俄國著名文學家普希金的詩作,作者本人在一篇訪談→《曾愛》訪談@新浪博客中表示,是為了紀念普希金對奧德薩的特殊意義。讀著普希金淒美深情的詩文,感念這世上有太多例子是與最初最愛的人往往無法相愛廝守一生的道理,為趙玫與孫嘉遇兩人的結局不勝唏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在荒嶼之上,等你

荒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