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第八日的蟬

這孩子不屬於我,但我可以給她更多的愛,就算墜入萬惡深淵,我也要為她留住那片美好風景。

 

(此篇為讀書心得比賽作品改寫)

蟬的幼蟲必須蟄伏在幽深的地底七年,歷經了漫漫日子的等待,終至破土而出的那一刻,卻僅僅只有七日的壽命可活。而希和子與薰這對母女,就像苟活至第八日的蟬,她們比任何人更能珍惜「今天」的意義。

身為高三生的我,愈是逼近統測的倒數,愈是苟且地期許著「再多一日」的想望,但我在這對母女身上得到了啟示,使我了解自己不能再抱持著如此的想法,倘若我把自己比作是一隻只能存活七日的蟬,能使我時時刻刻警惕、充裕,有效利用時間去規劃讀書,那麼到了最後一日,我也無憾面對緊接而來的升學考試。

是什麼樣的執念能將自身安危罔若無睹呢?也只有為了保護孩子的母愛了吧!一手拉拔我們長大的母親,難以細數他們究竟承擔了多少責任,總是教導我、照顧我、支持我等等,而母愛或許是永無止盡的,不計一切代價,而把孩子的需求列為第一優先考量,即便危機將至也情願犧牲自己換來孩子的安全無虞。

兒時曾與母親逗弄著蟬殼的趣事,之後又過了好幾年,孰料長大後的薰,對被奪去童年的希和子感到怨懟與憎恨,導致她重回原生家庭之後,與家人相處不睦。「為什麼是我?」這疑問長久以來盤旋在她的腦海,常常我們也這麼怨天尤人。如果能和別人沒有什麼不同,只管盡情玩樂也不必承受如獸般恐懼的升學壓力,是不是就會過得更美滿幸福了呢?

而今,我喜歡《一公升的眼淚》一書中,醫師鼓勵患有絕症的亞也說過的話:「即使再怎麼遺憾也不可能回到從前,比起失去的東西,你應該更努力去實踐僅剩的未來。」

寒蟬在去年夏末的一聲悲鳴,宣告了高三生們埋首於書本中無力命運,而我曾歷經過的喜悅、憂憤、哀慟、寬宥,也不枉韶光匆匆流逝,徒留了夏日最美好的青春回憶。很快地,冬去春來,即將迎來的那個炙夏裡,會有我們盡情解放的身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在荒嶼之上

Steffan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